當前位置:世紀名人網 > 專家學者 > 徐新文

徐新文: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

  徐新文,男,1963年1月生,中共黨員,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國家荒漠--綠洲生態工程建設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塔克拉瑪干沙漠研究站站長。31年來,徐新文扎根沙漠,投身艱苦的治沙事業,研發創建了流動沙地苦咸水滴灌造林模式、活化沙丘免灌植被恢復模式,建成了貫通塔里木沙漠和準噶爾沙漠的“綠色走廊”。徐新文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二等獎,全國水土保持青年科技獎,全國治沙暨沙產業先進科技工作者等榮譽。

  背上儀器 在沙漠腹地測量地形

  在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有一條長436千米、寬約80米的“綠絲帶”,徐新文就是這條“綠絲帶”的設計者。“我見證了這條‘綠絲帶’的誕生,也希望未來有更多條‘綠絲帶’在沙漠里飄揚起舞,讓沙漠不再荒涼。”徐新文說。

  20世紀90年代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傳來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這里有油氣資源。然而塔克拉瑪干沙漠惡劣的自然環境,讓資源開采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怎么將物資運進去?人如何進出沙漠?沙漠車是當時進入沙漠的主要交通工具,但大多依靠進口,成本高,還經常壞,要是有一條沙漠公路就會方便很多。國家在“八五”攻關期間提出:要在塔克拉瑪干沙漠修建一條沙漠公路。在這條沙漠公路修建之前,我國沒有任何在沙漠修建公路的技術和經驗。于是,一批從事公路、防沙、治沙等相關研究的專家學者紛紛來到塔克拉瑪干沙漠,徐新文就是其中之一。

  1992年春天,正月十五還沒過,徐新文團隊就開赴庫爾勒,來到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雖然當時通過遙感衛星圖、航空拍攝的照片等相關資料和數據,研究人員已經初步確定了沙漠公路的線路走向,但還是要到現場根據沙丘高矮、風向等實際情況來確定公路的具體線路。談及防沙設計,徐新文說,沙子是流動的,如果只修了路而沒有設防沙體系,路很快就會被沙子掩埋。為了合理設計防護體系,徐新文帶領團隊沿著公路在兩側200米的范圍進行地形測量。“那時候測地形全靠人扛著儀器設備,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翻過一座座沙丘。”徐新文回憶道,“休息時,大家就在沙漠里面找一個稍微平緩的地方席地而坐,吃自己帶去的干糧和咸菜。”

  在不懈的努力下,徐新文帶領團隊繪制了一幅寬度接近500米的地形圖。這幅地形圖的比例是兩千分之一,覆蓋了沙漠公路兩側200米的范圍,數據相對精確,為后續開展防沙治沙工作提供了科學依據。1995年,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建成。這條沙漠公路全長562千米,橫穿沙漠的長度是443千米。這條公路也是當時世界上連續穿越流動沙漠最長的等級公路。雖然沙漠公路修好了,但防沙工作還要繼續進行。

  建防護林 變不可能為可能

  常用的防沙措施有3種:一是機械防護,用植物的秸稈或其他材料在路兩側做成方格,用來降低地表風速防止沙子移動;二是化學防護,在沙子表面噴一些化學物質,增加沙子的地表強度;三是生物防護,在道路兩側種草植樹,固定阻擋風沙。“在設計防沙體系時,我們參考了地形圖、風沙危害狀況、沙丘高矮及密集程度等多種數據,設計了機械防沙體系。”徐新文說,雖然機械防沙體系可以暫時確保公路的建設和早期運營,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快速移動的沙子最終會入侵草方格,對公路交通造成危害。早在沙漠公路建設之初,徐新文團隊就開始研究生物防護技術體系。然而,要在被稱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瑪干沙漠里建生物防護體系幾乎不可能。變不可能為可能,是當年支撐徐新文團隊堅持下去的信念。

  由于塔克拉瑪干沙漠沒有淡水,要在這里建防護林,就必須引進耐鹽、耐旱、耐風蝕的植物。從1992年開始,徐新文團隊就著手開展引種及相關試驗,最后鎖定幾種植物,包括可以耐15克/升以上鹽的檉柳、可以耐28克/升鹽的梭梭。植物在試驗地里長得好,并不意味著在沙漠里也能長得好。怎么育苗、怎么種植,是徐新文團隊下一步要解決的問題。他們將試驗地搬進了沙漠腹地,也隨之發現了問題:“小苗被栽下后,起初長得非常好,但經歷一場風沙后,小苗就全被埋掉了。”為此,徐新文團隊在苗圃地周圍設置了一些機械沙障,后來又改為生物防護林。在這樣的保護下,那些種在流沙上的小苗才得以成功育出。

  2002年,引種篩選中心成立了。隨后,徐新文團隊在這里建了一個300多畝的沙漠植物園,共引進植物400多種,保存下來200多種。這為后來的防護林體系的建設提供了豐富的種源和苗木。“我們最終選擇檉柳、沙拐棗和梭梭作為沙漠公路防護林建設的主要植物種。”徐新文說。為了解決如何灌溉、林帶怎么布局等問題,徐新文團隊在公路兩側開展試驗種植,在沙漠腹地種植了6.3千米長的防護林。2003年6月,沙漠公路防護林工程獲批立項。工程在實施的3年多時間里,共種植了2000多萬株荒漠植物,防護林寬72米~78米,長436千米。

  走出國門 防沙治沙技術被認可

  如今的塔克拉瑪干沙漠除了一望無際的黃沙,還有一條綿延的“綠絲帶”和108個紅點。關于這些紅點,徐新文說:“由于塔克拉瑪干沙漠地下水補給較弱,我們當年沿著沙漠公路每隔4千米分散打井,這對地下水的影響相對較小。”

  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防護林的建成,也吸引了位于北非的沙漠國家利比亞相關部門的注意。“利比亞南部的公路面臨嚴重的風沙危害,我們的技術成果可以解決他們公路防沙治沙的難題。”徐新文說。2006年12月,徐新文應邀來到利比亞,將中國沙漠公路防護林的技術和建設經驗向利比亞農業部部長和環保部官員作了報告。第二年,利比亞派出專家來到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現場進行考察和交流,并當場邀請中國科研團隊幫助利比亞建設荒漠化防治中心。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但合作卻被2011年利比亞國內的動蕩所終結。這也成為徐新文最大的遺憾:“本可以在我退休前將中國塔克拉瑪干沙漠的‘綠絲帶’復制到北非的撒哈拉沙漠,但計劃終究趕不上變化。”雖然第一次踏出國門的嘗試以意外而告終,但徐新文團隊的防沙治沙技術還是得到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認可。為了抗擊沙漠化,非洲11個國家聯手,決定在撒哈拉沙漠的南緣建一條非洲“綠色長城”,建成后的長度將接近7000千米。從2012年開始,徐新文團隊受邀參與相關研究,并建立了機械防沙新材料快速固沙、灌叢化草地生態修復、低海拔丘陵區集水恢復林草等5個示范基地。

  自1992年起參加塔里木沙漠公路線路選擇和防沙治沙試驗研究和工程的建設維護,至今已有31個年頭了,但作為塔克拉瑪干沙漠研究站的站長,60歲的徐新文仍然在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堅守著。

徐新文相關資訊:

  • 2023年第三季度中國好人榜

    【徐新文】同名的人物

    猜你感興趣

    徐姓名人

    專家學者

    本網站收集的部分內容均為各種已公開信息,來源于互聯網或用戶投稿。本站僅提供一個展示交流、弘揚正能量的平臺。
    如發現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23 幸運信息網 www.corpusvil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2021018505號-1
    国产极品美女高潮无套在线观看_91精品午夜国产在线观看_日本在线视频www_人妻不卡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